南京金南伟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

中超球队放开冠名?足协想改回去没那么简单

发布日期:2023-12-01 06:49    点击次数:117

  11月28日,德国转会市场网站(TransferMarkt)中国区管理员朱艺在微博上发表了关于中超球队放开冠名、中性名和异地迁移的观点。

  全文如下:

  很多人都知道,之前的三天,我在苏州参加了中国足协年度职业联赛工作会议,会议内容足球报的陈永老师已经写了很详细的报道,我就不赘述了。诚惶诚恐,这次我是作为外部专家的身份去参会的,除了各项大会以外,还参与了准入、注册转会方面的一些研讨工作。

  长久以来,我被人关注的原因多是及时的转会消息、以及600多万的粉丝量,被人看做是一个“网红”、“大V”、“KOL”。其实自从开微博以来,我都没有刻意去经营我的微博,没有刻意为了涨粉去做一些营销,我甚至还清理过很多次“僵尸粉”。我在微博上所做的,只是记录了我求知的过程。大众对于中国足球有什么疑虑,我就去思考什么;大众有什么问题,我就去搞明白什么;中国足球缺什么资讯,我就发什么。我一千个粉丝的时候是这么做的,一万个粉丝时候也是这么做的,一百万个粉丝时候也还是这么做的,以后还会继续做下去。说到底,几百万粉丝量给我带来的,是督促我更加严谨、更加努力,而非流量——不靠足球吃饭,这是我平时对待发微博比较轻松和随意的原因。在还没有微博的年代,我曾受到过足协的邀请。当然那时候我还没有“北漂”的打算,所以自然拒绝了。在那之后,尤其是金元足球年代,当然也有一些诸如俱乐部、经纪人、体育媒体、数据公司之类向我抛过橄榄枝,我也没乐意。兴趣爱好就让它是个兴趣爱好,暂时不要让它变成养家糊口的工具,否则反而会因为生活的压力变成了负担。

  所以,这次被足协以这样的身份邀请参会,荣幸之余,我其实内心也很高兴。这说明我的能力被得到了认可,而不是流量。这个形式也更加符合我对自己的定位。

  2019年,那是第一次有人告诉我,我微博上提的某个意见,被当做了重要的参考信息。新的足协班子组建后,有记者朋友给我听了媒体交流会上的录音,竟也提到了我的名字。我越来越明白了自己受关注后所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。真的想让中国足球朝好的方向发展,就更需要在它低谷的时候,在万人唾弃的时候,在无人关注的时候,一如既往的做些什么。

  但说实话,我对我自己的能力也有自知之明,尽管已经尽可能多的掌握了中国足球的各类信息,但毕竟都是纸上谈兵,没有实操经验,距离真正的“专业人士”还差很多。对于中国足球有些方面的认知,还存在片面和主观;曾经也有过解读分析不正确、不完整的时候;有时候球迷提出的一些问题,我确实也答不上来。这也在告诫我,学习永远在路上。只有你了解中国足球的方方面面、细枝末节,你说出来的话才不会那么感性和主观、漏洞百出。

  但我也确实发现,工作会议上提到的一些常遇到的错误和问题,其实都是我在微博上曾多次科普的简单问题。这其实也反映出会上提出的目前中国足球当下问题之一——三年来我们的从业者大量流失,现有的人才储备并不能满足现阶段的需要,足球知识的大众普及也做的远远不够。

  我这个所谓“专家”自惭之余,真心希望真正的专家越来越多,只有大家都了解中国足球,才能更爱中国足球,更能看清中国足球的症结所在,中国足球才能有盼头。

  再说下会上提到的有关两个最受关注的话题——中性名和异地迁移。我在准入研讨会上说,其实现阶段职业足球最大的矛盾,就是百年大计和生死存亡之间的矛盾。新的足协班子提到过两个重点:①青训②稳定。这俩就是这一矛盾的最大体现。之前我曾用断奶形容中性名政策,可能是太“接地气”了,“奶头又塞回去了”被当成了好几个公众号转载使用的标题。玩笑归玩笑,现阶段的情况,很多俱乐部不是喝不喝奶的问题,生死存亡之际,行将饿死之人,吃观音土都乐意。现在足协所要做的,其实就是要阻止俱乐部“吃观音土”。

  中性名和防止异地迁移,都是足改方案里明文规定的,肯定是要执行的,也确实是好政策。但如我以前微博所言,没有在合适的时机去施行。说起开倒车,我之前已经提出了明确的反对意见,中性名决不能取消,异地迁移也决不能放开,支持这个观点的人也很多。

  于是作为需要平衡各方的行业管理者,中国足协抛出了非常折中的方案:

  “计划在坚持俱乐部非企业化名称的基础上逐步放开球队冠名”

  我看了很多媒体的解读,有些人看懂了,有不少人其实没看懂。这句话的意思是,俱乐部名必须是中性名,但允许对球队名称进行冠名。以前曾经科普过,俱乐部名和球队名是两个东西。以北京国安为例,为什么我们说北京国安俱乐部从未舍弃过国安这个名字,但是又有人有印象北京国安曾经叫过北京现代汽车?那就是因为,北京现代汽车是队名冠名,而国安是俱乐部名。即全名是“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现代汽车队”,简称北京现代汽车。

  有人说,那不等于还是放开了嘛,不是一回事嘛。我觉得,还没那么简单。

  第一次看到这句话,我就觉得这句话的每个字都是有含义在里面的。

  “计划”代表这个事情只是提上了日程,但是还没成熟,说白了就是还没想好具体怎么做。

  “坚持俱乐部非企业名称的基础”说明本质上中性名强调的是俱乐部名的中性名,所以球队冠名这种东西最多就是救命一口奶,以后财务情况好了,冠名迟早还得会取消。

  “逐步放开”代表这事肯定不会像当时要求中性名时的一刀切,是分阶段慢慢搞的,我怀疑下赛季搞起来或者说完全搞起来的可能性不是很大。

  说白了,这个“放开”政策,还没想好具体怎么做。尤其是你放开冠名后,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各种幺蛾子肯定会层出不穷,我不换俱乐部名,但是我控股方自己冠名自己,不还是叫回原来的名字了吗?还有,到时候曝光度最高的简称,按俱乐部名来(冠名意义何在)?还是队名来(中性名名存实亡)?还是俱乐部加队名一起来(名字n个字成何体统)?放开冠名,就真有冠名了吗?开源首先要有源可开,当下环境就连中超联赛都冠名难寻下家,俱乐部又会如何?会不会变成无用政策?

  改的时候没那么容易,想改回去也没那么简单。我看,还不如多开放球衣广告位更有实操性。

  关于异地迁移,也一样打了个“太极”。

  “2024赛季不允许异地迁移。”

  但又同时指出未来会修改转让规定,其中又特别提到不得以生存为由强行转让。也就是可以放开,但又堵住了目前最可能发生转让的情况——俱乐部为了生存转让、为了钱转让。

  这意味着异地转让规定虽然有可能开放的趋势,但仍然会非常严格,尤其是让那些试图以获得赞助、获得资金为目的的转让依然无法实现。但这也存在如何界定的问题,俱乐部是否会瞒天过海暗度陈仓。

  中性名和将俱乐部稳定在一个地方,这都是足改方案的明确要求,制定的原因和其本质意义在方案里也都写的明明白白,实际就是为了培育俱乐部自己的文化,打造百年俱乐部。

  瞧嘛,百年大计和生死存亡的矛盾又来了吧。

  打太极,找折中方案,节流同时到处找开源,这也是足协面对目前行业的实际情况一种无奈的选择。只要方向不偏,其实也没什么大问题,一刀切总是不合理的。但仍然要强调的是,足改方案说要久久为功,这词和百年大计是一对儿;足改方案里说不能急功近利,这词跟生死存亡也是一对儿,在百年大计和生死存亡之间,百年大计仍然是首选。“节流”要人性化,防止劳民伤财、形式主义,“开源”也要适度,防止“开倒车”、“瞎折腾”,走进之前走过的死胡同。



栏目分类
热点资讯